唐宋明三朝死的悲惨的名臣有哪些?

传统文化 编辑: www.neian119.com

历史上惨死的名臣有很多,唐朝的,李君羡,稀里糊涂成了别人替死鬼,张亮,忠心耿耿于李世民,最后还是因李世民猜忌处极刑而死。

唐宋明三朝死的悲惨的名臣有哪些?

宋朝,岳飞,一生出入疆场,杀敌无数,抵抗金国南侵,他精忠报国深受百姓爱戴,并且被百姓称力八岳家军,称其军队为,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唐宋明三朝死的悲惨的名臣有哪些?

岳飞在出师北伐,壮志未酬的时候,曾写下一部诗篇《满江红》至今依然是令人士气振奋的佳作。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毒死在临安大理寺狱中,那年他才三十九岁。

唐宋明三朝死的悲惨的名臣有哪些?

明朝,据统计,朱元璋一共杀了一千三百多个官员,甚至当时有名的官员方克勤也被牵连在内处死,方克勤是著名才子方孝孺的父亲,为官清廉,每三顿就有两顿以素菜下饭,百姓对他爱戴有加,就是这么一个好官,朱元璋也不放过,玉石不分地杀掉。历史上惨死的冤魂,又何止唐宋明呢!🐴🌺🌺

南宋的中兴四将到底是哪四个人?

中兴四将,指的是南宋初年的四位抗金大将:张俊、韩世忠、刘光世、岳飞。

唐宋明三朝死的悲惨的名臣有哪些?

唐宋明三朝死的悲惨的名臣有哪些?

论资历,论年龄,岳飞都晚于前三人,但其声名、品德与功绩,却在四人之首。

唐宋明三朝死的悲惨的名臣有哪些?

唐宋明三朝死的悲惨的名臣有哪些?

韩世忠逊于岳飞,但也是具有传奇色彩的一位主战名将。至于官资较老的张俊、刘光世(尤其是出身将门的刘光世)来说,可谓受到不断的恶评了。

至于有人认为的刘锜、吴氏兄弟(吴玠、吴璘)为何不入中兴四将,我想是因为:

刘锜资历不够,扬名的战役主要是顺昌之战,在此之前,他虽然智勇兼备,但也只是同第二梯队的王德一队的。即使是在顺昌大显神威后,刘锜除去拓皋之战,也没有更多的大战功了,更何况他晚年病重主持淮西防务失利,使得威名大挫,故而不可能列入四将(当然,如蔡东藩等人认为刘锜应取代刘光世,这也可以理解)。

吴玠、吴璘在四川数十年,与在京湖两淮对抗金军的中兴四将及王德、刘锜等人无甚干系,应该视之为独立于中兴四将的特殊存在。

鉴于岳飞被“神化”,其事迹也多为世人所知,故而我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我印象中的其他三将:韩世忠、张俊、刘光世。

韩世忠韩世忠在三人中名声最佳,且是四人中较晚离世的(岳飞于1142年被杀;刘光世卒于1142年;韩世忠卒于1151年;张俊最晚逝世,卒于1154年),善始善终。

韩世忠忠勇无双,治军有方,自早年对抗西夏、击破方腊开始,就在军中崛起。后于南渡途中,逐渐掌握了一支骁勇善战的军队,并在苗刘之乱时与诸将率先勤王,与宋高宗结下了深厚的君臣清分,这也是他后来作为所谓主战派却免遭毒手的重要原因。

在抗金战役中,韩世忠以数万兵力保卫一方,在黄天荡、大仪镇等战斗中屡屡立下奇功,成为南宋抗金的一大旗帜。

晚年的韩世忠闭门谢客,悠游终老,留下词作数篇,惊艳后人。其人的传奇色彩或许略逊于岳飞,但放眼中国古代,恐怕也没有太多人可以与他比拟了。

张俊张俊出身不好,早年也是从抗夏战场上成长起来的,并在北宋末年的大乱中成为了康王赵构(也就是后来的宋高宗)的心腹。

作为抗金将领,张俊有所谓明州小捷(后来的撤退还导致了明州被金军屠戮)、拓皋之战等等。但他更为人所关注的,是他联合秦桧算计岳飞的恶毒诡计。实际上,张俊针对的不仅仅是岳飞,他联合秦桧,收缴三大将兵权,是企图以一人之力,收并其他诸将兵力的。可惜,张俊最后也被秦桧(也可以说是高宗)将了一军,武臣独大的局面不可能实现,文官联合君主才是最后的赢家。

张俊的贪婪吝啬也是为世人公知的,他有一席流传千古的“宴会”,其奢靡程度远超皇宫供宴。除此之外,张俊还将银钱熔铸成一个个大球,取名“没奈何”,这也是颇为可笑的。

刘光世与张俊相比,刘光世的评价更差,许多人认为他最擅长的是逃跑,而不是防守或进攻。

但我们如果认真看看刘光世的资料,就可以知道,此人出身将门,早在宋徽宗宣和伐燕之役时,就已经是独立领军的一镇节度使了,可以说是中兴四将中资历最老的。

无奈的是,懦弱畏事的刘光世老喜欢逃跑,为躲避根本就还未到达的金军,他连圣旨都敢抗拒。有一次,才有消息说金军准备入侵,刘光世就一口气从淮南跑到了长江边,要不是最高文官张浚下令“敢有一人过江,立斩不赦”,估计刘光世就跑到临安府了。

后来,刘光世第一次被罢去兵权的时候,因为处置不当,还导致了著名的“淮西兵变”事件。在军中的资历,麾下众多的旧部,是刘光世无功避战却也迟迟不被撤职的缘故。当然,刘光世还应该感谢部下的第一勇将王德,王德的智勇兼备,为刘光世赚回了不少脸面。

晚年的刘光世,闲居无事,除了在拓皋之战前后被短暂起用,并不参与任何军政事务。也正因如此,他活的似乎比其他三人潇洒自在许多,也可以说是一位奇人、福将(当然,只对自己有福;对南宋朝廷来说,恐怕无福消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