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的原文?(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原文林徽因)

文学 编辑: www.neian119.com

你是人间四月天——林徽因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音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关于本诗的创作意图,目前有两种说法:一是为悼念诗人徐志摩而作;一是为庆祝儿子梁从诫出生而作。林徽因究竟是因为爱情还是亲情才写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诗?事情还得从头说起。林徽因的父亲林长民早年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后在北京政府任高官。1920年夏天,林长民到英国伦敦主持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事务,林徽因与父亲同行,并在伦敦圣玛丽女子学院就读。期间,林长民结识了梁启超的学生、诗人、浙江富家子徐志摩。徐志摩与林长民一见如故,成为好朋友,两人甚至互玩情书游戏,徐志摩扮作已婚女士,而林长民则扮作已婚男子。但很快,徐志摩便被林徽因吸引了,她的活泼,她闪电般的灵光,她的文学天赋令徐志摩痴迷若狂。林徽因对徐志摩是什么态度?她也爱他吗?多年以后,林徽因的终生好友费慰梅在《林徽因与梁思成》一书中这样写道:“在我的印象里,徽因是被徐志摩的性格、热忱和他对她的狂恋所迷惑。然而,她只有十六岁,并不是像有些人想象得那般世故。她不过是父亲身边的一个女学生而已。徐志摩的热烈追求并未有引起这个未经世事的女孩子的对等反应。他的出现只是她生活里的一个奇遇,不至于让她背弃家里已经为她选好的婚姻。”1921年秋,林徽因随父亲返回中国。而一生都在追求美、爱与自由的徐志摩则迅速与原配离婚,林徽因未来的公公、徐志摩老师梁启超对弟子离婚一事提出了警告和不满,徐志摩则以一封长信作答,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信中未有一字提及林徽因。后面的事情相信大家都已耳熟能详,林徽因与梁思成赴美留学,学成后结婚,1930年代后定居北平;徐志摩回国任教,结识了有夫之妇陆小曼,随即陷入爱河。与陆小曼结婚后,徐志摩又应胡适之邀担任了北大研究教授,京沪两地奔波,林徽因和梁思成在北平北总布胡同的家成了徐志摩的落脚之地,林徽因和梁思成待他如上宾,他也经常在梁家过夜,参加梁家的沙龙和聚会。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从上海飞往北平,出席林徽因主讲的一场建筑艺术演讲会,不料途中飞机失事遇难。当时林徽因正在机场迎候,飞机逾时未到,她等了又等,直到等来了噩耗。此后每年的这一天,林徽因和朋友们都办聚会纪念徐志摩。1935年徐志摩去世四周年,林徽因在《大公报·文艺》发表了一篇悼文,文章最后这样写道:“伤心的仅是那些你最亲热的朋友们和同兴趣的努力者,你不在他们中间的事实,将永远是个不能填补的空虚。”徐志摩去世几个月后,梁家迎来一个喜事,1932年8月4日,林徽因产下一子,取名“梁从诫”,以纪念梁氏夫妇崇拜的宋代著名工匠李诫。话题再回到《你是人间四月天》。关于写给徐志摩一观点,最有代表性的是电视剧《人间四月天》,在一些纸质或网络文献中也有佐证。虽然有专家学者不认同徐志摩是林徽因的初恋(例如《莲灯微光里的梦:林徽因的一生》作者陈学勇教授)。但是,从林徽因书信、徐林二人相互对诗以及徐死后林的诸多言行看,“康桥之恋”是挥之不去、刻骨铭心的一段记忆,只是当初的这段恋情没有修成正果罢了。故认为《四月天》是一首恋曲也讲得通。关于写给儿子一观点,我们可以从梁从诫《疏忽人间四月天--回忆我的母亲林徽因》得到印证。\"父亲曾告诉我,《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这首诗是母亲在我出生后的喜悦中为我而作的,但母亲自己从未对我说起过这件事。无论怎样,今天,我要把这‘一句爱的赞颂\'重新奉献给她自己。”就整首诗的格调看,《四月天》表达了一种欣喜,一种期待,故认为它是写给儿子梁从诫的,寄托着一位母亲的期望,是合乎情理的。关于《四月天》写给谁的上述两种说法,我认为都有一定的道理。“爱”是这首诗的中心思想,副标题“一句爱的赞颂”实为正题。但是,作者寄寓的不仅仅是对“人”的爱,而且包括对大自然的爱。风和日丽,草绿花开,云烟雨岫,溪流鸟鸣,这样的人间四月,这样的美丽春天,无疑是唯美主义诗人抒情的主题。我还认为,就歌颂“人之爱”而言,《四月天》不只是写给亲人的,不只是写给友人的,更主要是写给她自己的(这点最容易被忽视)。之所以认为林徽因《四月天》主要是写给自己的,主要是基于以下几点理由:其一,人间四月与童年少年林徽因相伴。1916年4月(12岁),林徽因全家由上海迁往天津。这对少女林徽因无疑是新奇而美好的记忆。1920年4月(16岁),林徽因随父亲启道上海,前往欧洲游学;在伦敦,她“被徐志摩的性格、热忱和他对她的狂恋所迷惑”(费慰梅《林徽因与梁思成》)。其二,人间四月让林徽因声名远扬。1924年4月23日(20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印度诗人泰戈尔受邀访华。她和徐志摩共同担当泰翁的翻译,并且用英语演出《齐德拉》,一幅“松竹梅三友图”,让林徽音的名字传遍北平城。就在那个四月,徐志摩试图修复“康桥旧好”。其三,人间四月带林徽因走出寒冬。1934年距离1924年4月泰戈尔访华整整十年,这是值得纪念的时刻。通过香山二度休养,林徽因身体好转,逐渐从人事变故、身体患病等忧郁中走出来,对生命和角色有了新的认识。更重要的是事业进入了“四月天”。林徽因成为京城“太太客厅”沙龙的主人,又是朱光潜、梁宗岱主持的沙龙的主角,与闻一多等创办了《学文》月刊。其四,康复后,她先后与梁思成、刘敦桢、莫宗江等去山西大同、河北正定等地进行古建筑考察。而且梁思成主著、林徽因参与的《清式营造则例》正式出版。再后来,《四月天》等诗作、散文、小说和设计作品相继发表。这难道不是人生美好的“四月天”吗?人间四月也是丈夫的四月。梁思成出生于1901年4月20日,四月是丈夫的吉祥月份。当年放弃徐志摩的执着追求,与梁思成一同赴美留学,开创了中国建筑学事业,演绎了一段爱情佳话。这相知相爱、志同道合的婚姻生活是甜蜜的。而一对儿女(梁再冰、梁从诫)的健康成长,更让林徽因看到生活新的希望。综上所述,林徽因借自然界的“四月天”吟唱了一曲“爱”的颂歌。这首歌既抒发了作者对大自然的热爱,更寄寓了她对“人”的挚爱。就后者而言,《四月天》不只是写给梁从诫或徐志摩的,而是写给亲人的,写给友人的,更是写给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