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黑学的产生是否李宗吾察觉到了国人的劣根性?(李宗吾为人处世厚黑学)

文学 编辑: www.neian119.com

李宗吾的《厚黑学》传播很广,影响很大,以至于台湾名人李敖很得意地说:“我们李家的四大怪杰——李耳(老子)、李卓吾(李贽)、李宗吾、李敖。”李敖与前面三位列在一起,自我吹嘘,脸皮确实很“厚”,怕是他对《厚黑学》学得不错,也说明,李宗吾的影响很大,李敖才会以此来蹭点名声。

厚黑学的产生是否李宗吾察觉到了国人的劣根性?(李宗吾为人处世厚黑学)

李宗吾原名世全,入学后改名为世楷,字宗儒,原本他是宗法儒教的,他尊奉孔夫子,可是,他到了二十五岁时,思想起了巨大的变化,他悟到了一个道理,即与其宗法孔孟之道,不如宗法自己。所以,他改名为“宗吾”。李宗吾先生是老资格的革命者,又是渊博的学问家,他早年加入同盟会,后来长期从事教育工作,曾任四川大学教授,历任中学校长、省议员、省长署教育厅副厅长及省督学等职。

厚黑学的产生是否李宗吾察觉到了国人的劣根性?(李宗吾为人处世厚黑学)

李宗吾

这位“厚黑学”的专家其实为人不仅不“厚黑”,而且其为人正直,为官清廉,从教非常认真。不过,在从事教学和教育工作时,他也在观察着社会,感知世俗人情,了解世事世故,他感受到了人间的冷暖,看透了宦海浮沉,洞察到了社会的虚假和逐利,故而,他愤而写出《厚黑学》一书,提出一个发人深省的结论——“古之为英雄豪杰者,不过面厚心黑而已”。

李宗吾既然已经不“宗儒”而改“宗吾”了,所以,他便以“厚黑教主”自居,传播他的“厚黑学”理论,他被誉为当代的怪才之一。

李宗吾是看到了国民性中的不足之处,他着力于研究人性,关注人性中的缺点和弱点,并提出了“厚颜黑心”之说,力求找到“厚黑学”的哲理根据,但是,若由此而认为李宗吾先生只看到了国民的劣根性,这怕是不准确的评论。其实,李宗吾在论他的“厚黑学”专题时,涉及面非常广,并非专门从国民性去阐述的,他论述时除涉及人性论外,还涉及经济、政治、国际关系、历史、学术等。

细心的读者可以看出,李宗吾的“厚黑学”其实主要是从竞争理念的角度去分析人立场、态度和策略的,他所讨论的更多是社会学、政治学方面的问题,所重点分析的是竞争(社会、政治、职场等)中所采取的策略和手段,如不择手段、唯赢是图,不惜撕破面皮,不惧损害关系,置道义和法律于不顾,为达到成功目的,无所不用其极。所以,主要倾向上,其竞争策略的本质属攻击性的,恶意的,消极的,属于阴谋毒计方面的。

“厚黑学”主要分析竞争过程中所采用的“反面”的手段,属于狼性生存法则,属于使“诡计”,耍阴谋,搞欺诈,出阴招等,但这一理论主张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坦诚直陈,率性表达,观点鲜明,毫无掩饰,这给人予启发和警示。

《厚黑学》一书的描写很精彩,比如:

“偶阅《三国志》,而始恍然大悟曰:得之矣,得之矣,古之成大事者,不外面厚心黑而已!三国英雄,曹操其首也,曹逼天子,弑皇后,粮罄而杀主者,昼寝而杀幸姬,他如吕伯奢、孔融、杨修、董承、付完辈,无不一一屠戮,宁我负人,勿人负我,其心之黑亦云至矣。次于操者为刘备,备依曹操、依吕布、依袁绍、依刘表、依孙权,东窜西走,寄人篱下,恬不知耻,而稗史所记生平善哭之状,尚不计焉,其面之厚亦云至矣。又次则为孙权,权杀关羽,其心黑矣,而旋即讲和,权臣曹丕,其面厚矣,而旋即与绝,则优有未尽黑未尽厚者在也。

总而言之,曹之心至黑,备之面至厚,权之面与心不厚不黑,亦厚亦黑。故曹操深于黑学者也;刘备深于厚学者也;孙权与厚黑二者,或出焉,或入焉,黑不如操,而厚亦不如备。之三子,皆英雄也,各出所学,争为雄长,天下于是乎三分。迨后,三子相继而殁,司马氏父子乘时崛起,奄有众长,巾帼之遗而能受之,孤儿寡母而忍欺之,盖受曹刘诸人孕育陶铸,而及其大成者,三分之天下,虽欲不混一于司马氏不得也。诸葛武侯天下奇才,率师北伐,志决身歼,卒不能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王佐之才,固非厚黑名家之敌哉!”

其实,学《厚黑学》如果只学其“厚黑”方法和手段,必定是难以成事的,单纯使用厚黑手段的人,一定会在社群中成为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很难立足于社会,很难在商界、政坛、职场稳立住脚。纯用“厚黑”手段,绝对“爬”不上高位。应该说“厚黑学”更多的只能作为警示用,作为防备别人用“厚黑”手段来坑你,而不是你用“厚黑”手段去坑人。

名家对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评价比较高,比如,林语堂评价说:

“世间学说,每每误人,惟有李宗吾铁论《厚黑学》不会误人。知己而又知彼,既知病情,又知药方。西洋镜一经拆穿,则牛渚燃犀,百怪毕现。受厚黑之牺牲者必少,实行厚黑者无便宜可占。大诈大奸,亦无施其技矣。于是乎人与人之间只得赤诚相见,英雄豪杰,攘夺争霸,机诈巧骗,天下攘攘,亦可休矣。李先生之《厚黑学》有益于世道人心,岂浅鲜哉!读过中外古今书籍,而没有读过李宗吾《厚黑学》者,实人生憾事也!(林语堂《厚黑学》代序))

著名文化学者南怀瑾先生评价说:“李宗吾的厚黑学,听说还很畅销,台湾、香港、大陆、很多人都喜欢看。但是,读者可能不大了解书的历史背景,了解李宗吾的人恐怕就更少了。李宗吾是四川人,自称厚黑教主。所谓厚黑,脸厚心黑也。我同李宗吾还有一段因缘,在我的印象里,李宗吾一点也不厚黑,可以说还很厚道。”